欢迎访问湖北法制网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际新闻 民生新闻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
部委信息 政坛人物
时事观察 政策解读
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查询系统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法治生活 >

上海校园霸凌还原事实真相让死去的孩子安心

时间: 2019-04-24 09:19 作者:314127396 来源:未知 点击:

2017年12月6日早晨,我们的女儿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那年她刚刚大一,所有见过她的人,都说她的笑容甜美,是个人见人爱的好姑娘。

从事发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六个月,我们为了一个真相不断奔忙,但直到今天,依然没有一个令人信服的答案。

女儿临死前,指名了大学宿舍及隔壁宿舍的几名女生,说“是她们害死了我”。为了查明真相,我们通过各种手段和方式,试图还原那时的状况,但所有的一切都让我们感到心凉。

女儿不能死的不明不白。为了女儿,我们愿意做出任何能够做出的努力,这也是这篇文章诞生的原因。

单纯的同学之间发生一点琐事纠纷,在教室里、宿舍里争吵甚至发生肢体冲突,都属于常见的情况。但是,有不明身份的男性参与到女生之间的纠纷,并且还将场合专门安排到隐蔽的校园角落里,并且参与纠纷的12名男性和4名女生,至今身份不明。对于小树林中发生的情况更无从得知。

(小凌第一次被带下楼时的背面,衣服完好,帽子完好)

(第一次进入小树林,里面有8名被告女生和一名男性)

(参与第一次小树林里欺凌的6名不明身份的男性)

(小凌第一次在小树林被欺凌后回到寝室时背面衣服帽子脱落)

(晚上20:30校外的不明身份的女性进入小凌的寝室)

(校外的女性在小凌的寝室逗留了半个多小时后又将小凌带入小树林)

(第二次进入小树林的不明身份的4个女性和另外6明男性)

(期间第二次小树林欺凌,操场上有证人)

在此情况下,一审人民法院应依据民法相关条例,对这16人的身份及当时行为进行调查核实。但是,一审人民法院并未责令办案单位进行相关调查,以致这些重要事实至今没有查清。

对于命案而言,死者生前最后的活动空间和行动轨迹是据以分析判断其死亡情况的重要事实基础,这是一个常识。本案中,小凌究竟是从楼顶、35楼还是34楼坠楼,至今没有定论。电梯轿厢内视频显示小凌最后从35楼走出,事发前她还微信语音留言自称在“35楼天台”,但是她的物品系在34楼被发现。

与一个同学拉扯头发,和被一群同学纠集十几个人欺负,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件事情。

上海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书》上也明确载明,小凌遗体上有多处明显的非坠楼所致伤情。庭审过程中,上诉人多次强调过这一事实。对此,各被上诉人亦都没有否认过。

事件发生之初,上海市公安机关曾因对他人实施暴力行为,对案中一名女生处以500元行政罚款,结合案情与尸体的伤情,足以证实受害者死前遭受过殴打事实的存在。

12月5日晚在学院里前后发生过三次纠纷,其中两次还有男性参与其中,所以,小凌身体上的这些非高坠所致的伤情,尤其具有重要意义。

从男友居住的小区14号楼楼顶坠落死亡前,小凌曾两次打电话给男友。告知其自己“不想活”了,“要跳楼”等等。

明知女朋友突然产生以前从未有过的轻生念头,且两次主动电话告知,这位男友是当时环境下唯一有机会挽回小凌生命的人。但从目前的情况而言,这位男友并未尽到自己的义务。

8名被上诉人女生实施侵害的另一方面,是在微信朋友圈里告知小凌的男朋友所谓小凌与军训教官发生过性关系的事。然而根据公安笔录显示,这名军训教官并未与受害人发生任何性关系。

身体上遭到殴打,多处受伤,在宿舍里无法住下去所以去了男朋友住处后,又遭到8名女生对她的诽谤,小凌在坠楼前的最后时刻,在微信留言里一一点名,控诉她是被8名被上诉人女生中的7人害死的。

作为从事教书育人的高等院校,积极防范、预防学生因为各种原因自杀,是高等学校最起码的工作职责。

校方对学生间长期存在的矛盾、纠纷,没有及时化解,致使一般性的纠纷最后升级、恶化;宿舍管理混乱,不明身份外来人员随意进入小凌所在的宿舍,这也是学校的重大安全问题之一。更不必说明显存在监控死角的盲区,为校园霸凌提供了便利的隐匿处。

住宅小区内楼幢的楼顶属于公共区域,无人看守,存在重大安全隐患,故应当随时保持封闭状态,公众应不得随意出入。这是物业公司应该做好的基本工作。

本案中,小凌能从楼顶坠落死亡,足以说明事发当时位于35楼通往楼顶平台的门是敞开的。这扇未上锁的门最终成为了花季少女最后一次经过的地方。

另外,事发后上诉人查看现场时发现,指向通往该门的楼梯的监控视频处于损坏状态。

相关法律和司法解释明确规定,对于“不到庭就无法查清案情的被告”,人民法院应当通知其到庭,直至采取拘传措施。

但是,直至宣判,自然人被上诉人都没有出现在庭审现场,代理人均持“不知道”意见。

2019年1月11日向虹口区人民法院提交上诉材料提起上诉,并于同日缴纳了上诉费。长达三个多月的等待后,我们终于收到了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传票,于2019年4月24日进行审理。

为了保存仅剩的能够查明真相的证据,我们不得不将女儿的遗体在殡仪馆存放至今。

任何的补偿都无法使一条年轻鲜活的生命复活。为人父母,能做的唯有保住女儿在这世上仅剩的尊严。而不是任由那些风言风语,在斯人已逝后,依旧不断伤害活着的人们。

我们想要的只是一份令人信服的调查结果,一份真诚的道歉。以及,还原事实真相,神圣的法律。

转载地址:http://dongfangxinxun.website6534.yizhanwei.com/news_detail.php?id=1731323

(责任编辑:314127396)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机构介绍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查询系统
Copyright©2014 http://www.hbhswh.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湖北法制网 企业信息
QQ:314127396中部崛起B2B为你服务 QQ:23129944为你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