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法制网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际新闻 民生新闻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
部委信息 政坛人物
时事观察 政策解读
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查询系统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民生新闻 >

湖北郧西县“钉子户”拆迁难安置背后令人心酸

时间: 2019-08-30 22:07 作者:湖北法制网 来源:未知 点击:

今年66岁的李秉琛,家住湖北省郧西县城关镇民联社区,是郧西县第一中学退休职工。膝下一双儿女都已长大成人,并先后成家立业,可李秉琛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这事儿一直让老人对自己没有家耿耿于怀,夫妇20多年靠租房度日,搬家8次,以至于老伴在申诉期间去世,孩子们依旧有“家”不能回。为此,李秉琛深感无奈与气愤。

10户拆迁人9户到位建房

1992年初,经郧西县人民政府决定,在县城南民联村辖区内拆迁李秉琛、江本桂夫妇等10户的住房,征用土地由该县邮电局使用建设邮电通讯大楼。同年3月7日,该县城关镇民联村村民委员会受县邮电局委托与李秉琛夫妇签订“房屋搬迁协议书”:约定拆除土木结构瓦房96.4平方米,每平方米补偿90元;砖混结构房30.36平方米,每平方米补偿120元;对猪栏、厕所、水泥地平等附属物另行补偿,总共给付拆迁费21661.3元。并约定协议签印后三天内付款,李秉琛夫妇在1992年3月9日前将现住房腾空交付。

 

 

同月中旬,在李秉琛夫妇搬迁的同时,由县政府统一规划,民联村委会具体经办为李秉琛夫妇等10户被拆迁人安排了建房宅基地,其中9户到位建房。但李秉琛夫妇对提供的宅基地认为面积过小,未到规划区选址。随后,李秉琛夫妇又以被拆迁的房屋补偿有遗漏财产,要求另行补偿为由,返迁原房屋居住。同年4月,李秉琛夫妇领取了拆迁补偿款21661.3元。对提出的新建房宅基面积较小和被拆迁的房屋评估值有遗漏等问题,同年6月16日在县政府组织李秉琛夫妇、邮电局、民联村委会及有关单位参加的协调会上商定:建房宅基另行选址,邮电局对拆迁房屋再补偿4000元。同月29日,李秉琛夫妇搬离原居住的房屋。但民联村委会在1996年前未再安排建房用地,邮电局亦未给付再补偿费用,李秉琛夫妇长期居住邮电局为其租赁的房屋。

为解决邮电通讯大楼拆迁遗留问题,1996年10月4日,该县城关镇人民政府与邮电局、民联村三方达成书面协议:邮电局支付民联村14万元作为解决(拆迁)征地各种遗留问题的费用,李秉琛夫妇宅基地由民联村在12月底前解决,个人损失由邮电局解决。

20多年租房度日搬家8次

邮电局拆迁房屋,因没给解决好建房宅基,使李秉琛夫妇过渡期长达5年,造成经济损失。1997年初,李秉琛夫妇与被告邮电局、民联村房屋拆迁补偿向该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补偿房产评估遗漏价值款4000元,拆迁房屋损坏的财产4390元,牲猪死亡损失16000元,误工损失6500元及支付新建房物价上涨因素差额款。

法院受理后,依法判决邮电局向李秉琛夫妇给付拆迁房屋评估时遗漏财产补偿款4000元;因建房造价上涨、饲养牲猪误工损失补助550元,合计26290.8元。民联村承担连带责任;邮电局给李秉琛夫妇租赁房屋的过渡期延至1998年12月31日止;驳回李秉琛夫妇的其他诉讼请求。

李秉琛夫妇不服一审判决,向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该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此后,李秉琛夫妇不服二审判决,向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再审申请,该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中止原判决的执行,通过再审依法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为终审判决。

因修建通讯大楼于1992年初征用拆除了李秉琛夫妇的房屋,至今仍没有解决好建房宅基。2006年7月25日,李秉琛夫妇向该县人民法院提起拆迁安置补偿纠纷诉讼,要求邮政局、电信局、郧西移动公司三被告解决办理准予建房手续,补偿迟延建房原材料上涨费用160000元,赔偿房屋拆迁过渡期间的经济损失90000元。

法院受理后,依法判决驳回李秉琛夫妇的诉讼请求,并承担案件受理费3000元。李秉琛夫妇不服该判决,提起上诉。该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原审认定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法裁定撤销民事判决,发回重审。2008年10月30日,经该县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驳回李秉琛夫妇的诉讼请求。

李秉琛夫妇不服该判决,向该市人民法院提出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2009年2月19日,经该市人民法院合议庭评议依法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为终审判决。案件受理费3000元,由李秉琛夫妇负担。同年6月11日,经该市人民法院院长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认为,该判决确有错误,应予再审,依法裁定:本案由该院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再审;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

2010年12月27日,本案经该市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法判决维持原判,并为终审判决。李秉琛夫妇仍不服判决,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实体处理恰当,李秉琛夫妇申请再审的事由不符合规定情形。经合议庭评议,依法裁定:驳回李秉琛夫妇的再审申请。

据了解,李秉琛夫妇二十多年靠租房度日,搬家8次,因为拆迁安置补偿案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夫妇或为原告、或为被告、或为第三人……让李秉琛对自己没有家耿耿于怀,儿女们都已长大成人,并先后成家立业,却有“家”不能回。特别在春节和暑假期间,儿女们想带着孩子回家看看,因为不是自己房屋,想小住几日心里都不踏实。一些远方亲戚想要串串门,也是有苦难言。

13份判决书和7份裁定书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1997年1月5日李秉琛夫妇新宅基地是否已经落实。终审判决认为民联村已于1997年1月5日为李秉琛夫妇放线,该县城关镇土地管理所为颁发了准建证,即可以认定建房基地已经落实。

李秉琛夫妇不服,向十堰市人民检察院申请监督,该市人民检察院提请湖北省人民检察院抗诉。湖北省人民检察院认为,该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该事实认定缺乏证据证明。

其一,该认定与当时的法律规定不符。民联村位于该县城关镇,在县城规划区内。根据当时施行的规定,李秉琛夫妇取得宅基地不仅要获得由城市规划行政主管部门核发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还要由县以上土地管理部门办理土地征、拨手续。但是1994年仅有一份由该县城关镇土地管理所颁发的准建证;同时,规定“建设工程开工之前,应经城市规划行政主管部门定位、放线;……。”因此定位、放线的职权应当由城市规划行政主管部门行使,民联村行使该职权没有法律依据,也没有法律效果。故终审判决以“民联村已于1997年1月5日为李秉琛夫妇放线,郧西县城关镇土地管理所为其颁发了准建证”为由,认定宅基地已经落实是错误的。

其二,该认定与另案李健康、江云夫妇与电信局、邮政局、郧西移动公司房屋租赁纠纷一案的生效判决认定的事实不一致。租期届满后,由于李秉琛夫妇的建房宅基地未能落实到位,而无法建房,仍居住李健康夫妇的房屋。”“1997年1月5日民联村对李秉琛夫妇建房用地划定了150平方米,但对土地的有关补偿问题没有落实,而建房用地不能到位。”,进而认定“原再审判决认定‘民联村对李秉琛夫妇的建房宅基地及拆迁补偿早已落实到位’证据不足,应予纠正。”根据规定,另案生效判决已经认定1997年1月5日李秉琛夫妇的建房宅基地没有落实到位,该认定具有既判力。本案终审判决认定“李秉琛夫妇的建房宅基地已经落实”明显错误。综上所述,该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根据规定,湖北省人民检察院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依法再审。

 

 

2017年4月7日,在申诉期间江本桂于去世。同年12月8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照规定,裁定本案由该院提审。2018年12月12日,该院再审认为,李秉琛的再审请求不能成立,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判决维持原判,并为终审判决。

判决书13份、裁定书7份……,李秉琛如数家珍,笔者静静地翻阅着这些案卷,虽然纸张发黄、文字模糊的案卷里面。因为拆迁安置补偿案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夫妇或为原告、或为被告、或为第三人……

以至于老伴在申诉期间去世,不得不让人心酸。

本案从一审,到发回重审后的一审、二审,直至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再审,各方当事人及办案法官均认为,本案最重要的争议焦点就是:关于李秉琛建房宅基地是否落实的认定问题。李秉琛说,真正落实宅基地的时间应为2003年10月29日,然而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再审判决中,却罔顾事实,莫须有的认为:“民联村于1997年1月5日为李秉琛指定安排了建房宅基地150平方米”。这一虚构的事实,没有任何证据来源。

在再审开庭时,李秉琛提出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但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法官隐匿了该组证据,导致了再审判决的错误。2003年10月29日,由时任民联村治保主任(现任民联社区书记、主任)张新生记录,并由该县人民法院执行法官(现任副院长)刘斌现场签字的《关于李秉琛邮电局搬迁建房腾地、清庄记录》,记述了“2003年10月29日,民联村在法院的配合下,正式将指定的宅基地腾庄,并交付给李秉琛。”“2003年9月18日、19日、11月9日,村民王枝芝、王昌珍、杨长生分别由民联村出具的领取李秉琛宅基地占地的青苗补偿费的领条各一份。证明原判决和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判决认定“民联村于1997年1月5日为李秉琛指定安排了建房宅基地150平方米”是没有事实依据的。

 

 

李秉琛称,以上二组证据,在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开庭时,已向法庭提交,然而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对此只字未提,反而在再审判决中叙述“本院再审期间,各方当事人均无新证据提交。”

不仅如此,李秉琛说又取得了“新的证据”,足以证明原判决和再审判决认定的事实确有错误。2019年3月14日,民联社区书记、主任张新生出具的《说明材料》,内容为“事实上,在2003年10月29日,由该县人民法院督办,民联社区配合,将李秉琛宅基地彻底腾庄,并交付管理。直到2017年7月27日,经各方面配合协调,将李秉琛宅基地执行放线,才落实完毕。”

李秉琛表示,这些新证据能够证明民联村为自己正式解决好宅基地的时间是2003年10月29日,而不是原审判决直至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判决认定的1997年1月5日。所以,李秉琛认为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法官在审理本案时,故意藏匿了重要证据,导致判决认定基本事实的证据不足,实属枉法判决制造冤、假、错案,致使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了严重的损害。

今年5月7日,李秉琛因与邮政局、电信局、郧西移动公司、民联社区拆迁安置补偿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分别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湖北省委纪律检查委员会、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监察室申诉,请求提起再审。

此外,李秉琛6月11日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游劝荣院长寄出举报信件,一个普通拆迁补偿的民事纠纷案件竟然数累成复杂的案件,且况日已久成冤案,他恳请法院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依法查处办案人员的违法行为,以维护法律的尊严、公平、正义,保障情况反映人的合法权益。

截止发稿前,李秉琛并未接到有关方面的任何答复。对于此案的进展情况,将持续关注。

本文转载自https://fang-cn.com/article-1394-1.html

 

(责任编辑:湖北法制网)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机构介绍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查询系统
Copyright©2014 http://www.hbhswh.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湖北法制网 企业信息
QQ:314127396中部崛起B2B为你服务